【琴台客聚】潘鏡泉詩選

潘國森

潘鏡泉《蓉舟遺詩》遺作不多,讀其詩可以知其人。

如《道光癸巳西潦漲發,靡有安居,民食薦飢,盜風揚煽,感事悲懷,悽然作》七律四首,「道光癸巳」即道光十三年(1833年),我們談談首尾兩首。

其一:「西望鄉園水拍天,奇災突欲過堯年。洪濤無地尋家室。赤子何人飽粥饘。萬戶瘡痍悲九死,八旬衰病苦三遷。傷心聽唱公無渡,愁絕音書正渺然。」薦飢指災荒或農作物歉收,導致饑荒。不同古代文明都有上古洪水的歷史傳說,「堯年」即借喻水災,潦在此解作積水。大水拍天後成澇,掩蓋原來的民居,故有第三句。「滿目瘡痍」是今天形容災後慘況的常用熟語,人都餓死了,如何能有音書?

其四:「頻聞江米貴如珠,麥飯誰能濟一盂。家乏萬錢充困橐,人輕一命死空廚。悲深貧戶看為殍,泣請侯門願作奴。議賑幾時周海國,災黎翹首望來蘇。」珠江三角洲向來是魚米之鄉,災後米貴,廚空餓殍,尚有力氣者或為寇盜、或到豪門泣求賣身為奴作婢。詩人目睹「鄉園」蒙難,實亦有心無力。清代國策,地方財政稍有盈餘即盡數解京,偶有災荒,唯靠地方鄉紳自救。

如果鏡哥20歲中秀才,此時虛齡只有17歲,能成此篇,似乎早慧了些。

《春月夜遊樵山》是一首七言古風:「羅浮縹緲東海間,離合風雨愁躋攀。蓬萊仙人擘左股,洞天又在西樵山。山中流水自今古,山間明月誰往還。中有陳公老詩伯,結交得從昆弟班。庚寅正月日癸卯,我偕兩弟來叩關。笑談詩文入肝肺,指點山水開心顏。移時涼月出東斗,酒酣喝月月亦走。七十峰頭水晶盤,望中山山玉蚌剖。諸子聯翩來,山容千里開。太清蕩餘滓,下土無纖埃。長松百尺夾道栽,月流有聲入釣臺。月光水光化作千匹練,洗出萬山舊時面。蛾眉螺髻真佳人,夜妝融成銀一片。飄然直上石琴峰,翠嚴飛瀑酣笙鏞。我弟橫吹紫竹笛,聲聞列岫疑吟龍。一夢驚醒山中農,請還治具樵茶供。無懷之民不雕璞,今宵恍惚遊瓊宮。領袖得此商山翁,揮麈引步諸仙童。更當鞭雲時駕虹,遍游五嶽華與嵩。泰山絕頂齊矯首,一覽日出扶桑東。」

詩作於「道光庚寅」,即道光十年(1830年),如果鏡哥生於1817年,此時虛齡才14歲。那麼我們可以理解李長榮所講二人「弱冠」中秀才,是泛指20歲出頭以後、未足三十而言了。假如14歲便帶同兩弟夜遊西樵山看日出,潘爸爸對鏡哥是放心得過了頭!

七言古風主體每句七字為主,有些句可以自由增減字數。古風詩用韻可以隨意轉換,鏡哥此詩不遜唐人筆墨。間攀山還班關顏,用上平十五刪韻。斗剖,用上聲二十五有韻。來開埃栽臺,用上平十灰韻。練面片,用去聲十七霰韻。峰鏞龍農供,用上平二冬韻。宮翁童虹嵩東,用上平一東韻。

潘飛聲評潘鏡泉「詩負豪放氣」,這首古風該是代表作了。 「荒唐鏡潘鏡泉故事」之五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